•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
维联文化

父亲的倔脾气

时间:2020-11-06 07:39:22  作者:莫小谈  来源:维联网讯  浏览:   评论:0  
内容摘要:  忙完一个警情,我看了一下列车时刻表,还好没担搁接站的时间。赶到车站时,父亲正好出站。  父亲是一名乡村教师,平时很少进城,昨天听说他要来,我爱人早就张罗了一桌子菜,在家等...

  忙完一个警情,我看了一下列车时刻表,还好没担搁接站的时间。赶到车站时,父亲正好出站。

  父亲是一名乡村教师,平时很少进城,昨天听说他要来,我爱人早就张罗了一桌子菜,在家等着呢。

  “自从我儿子出生,您这是第一次进城看你的儿子。”车停到小区门口,我搀扶着父亲和他开玩笑。

  没想到,刚往小区走了几步,父亲的态度就有点奇怪,他拒绝了我的搀扶,还故意落在后面。我放慢脚步等他,他却加快脚步,很快走到了我前边十几米的距离。

  刚才还好好的,他的倔脾气怎么说来就来?

  刚刚父亲还在车上兴致勃勃的说:“这回我真的退休了,可以安心的帮你们照看孩子了。”

  “学校怎么舍得放走你这位老夫子?”我打趣地说。

  父亲哈哈大笑道:“教了一辈子的书,对那三尺讲台有了感情,哪能说走就走?再说了,我这不是有孙子了吗?”

  我知道,若不是自己和爱人工作忙,无暇照看孩子,让父亲离开干了一辈子的校园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。

  莫不是我哪句玩笑话,惹他不高兴了?我心里琢磨,紧赶几步追上去,想向他解释一下。谁知道他见我跟上来,干脆一屁股坐在石登上不走了。

  看来是真的生气了,这种爱搭不理的情境,记得几年前也曾有过一次。

  那回,一位在我辖区开鞋厂的厂长私下送给父亲一双运动鞋,对他说:“伯父,您当教师上下班走路多,我替所长给您买了一双运动鞋。”

  那件事让父亲很生气,认定是我给厂长施加了压力,存在“吃拿卡要”的行为,还因此足足半个月不理我。

  这一次我又有点丈二和尚---摸不着头脑,即使我的玩笑话伤及他的自尊,但也不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啊?

  好不容易回到家,我赶紧给父亲沏茶:“爸,您先喝口水润润嗓子。”

  谁知,父亲把头一扭依旧不理我。

  “爸,我是不是哪里若您生气了?”

  “我不喝你的茶,谁知道这茶叶又占了谁家的便宜?”

  “爸,看您说的,这是我专门在茶叶市场给您买的。”

  “买的?恐怕是不给人家钱,白拿人家的茶叶吧?”

  “不拿群众一针一线,我时刻记着您的教诲。”我赔着笑脸说。

  “鬼才信你的话。”父亲白了我一眼,“我问你,刚才接我们回家的车,是不是公车?明显超标了。”

  “不不不,那不是公车,那是出租车。”

  “出租车?那就更不对了,你为什么不给人家付车费?白坐人家的车,人家还那么客气,还不是因为你的身份特殊?”

  “爸,你误会了,我哪里没给人家钱啊?我们乘坐的是网约车,通过手机下的订单,车费早就通过网上支付给人家了。”我一听恍然大悟,一边急忙解释,一边将手机支付凭证展示给父亲看:“这叫高科技,如今社会变化大,您跟不上形势了。”

  一向倔强的父亲瞄了一眼手机,脸上表情舒缓了很多,但依然执拗地对我说:“我不管社会如何变,但你人民警察的初心不能改。”

  “中,我们都听爸的。”这时,爱人抱着孩子从卧室走了出来。父亲顺手接过孙子,终于开心的笑了。(作者:莫小谈 No.004222201106)

Tags: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